這國在東西方搖擺:對美國漸失信心 擔憂中國強大
發布時間:2018-07-11  瀏覽次數:

2,511

  原標題:搖擺在東西方的澳大利亞:對美國漸失信心,與中國出路何在

  在經過長達半年的爭議后,澳大利亞參議院近日正式通過了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國家反情報框架最重要的改革法案。由此,這個國家近年來對“國家安全”焦慮的關切最終落到了立法層面。

  盡管這一法案只字未提中國,但其通過之時,正值澳大利亞對中國影響力的焦慮與日俱增之際。一些長期關注中澳關系的人士擔心,法案通過后對兩國關系的不利影響或將逐步顯現。

  “不管澳大利亞政府怎樣解釋,很顯然,這一系列法案就是針對中國的。它們反映了在澳大利亞國內越來越多人意識到并關注中國在經濟和戰略領域日益增強的影響力?!卑拇罄麃啈鹇詫W家休·懷特(Huge White)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采訪時一針見血地指出。

  中國外交部在回應此事時說,中國不干涉他國內政,但是“希望各國都能摒棄冷戰思維,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基礎上,更好推進相互交流和合作?!?/p>

  過去十年,中澳之間的故事正在變得越來越復雜和多樣化。

  2017年,超過140萬中國游客赴澳旅游,超過16萬中國留學生在澳大利亞留學,占澳全部外國留學生的三分之一。過去十年,澳大利亞累計獲得了900億美元來自中國的直接投資,排在美國之后,位居中國主要對外投資國家的第二位。

  憑借著緊密的對華貿易關系和中國市場的支撐,澳大利亞成為主要發達經濟體中唯一連續26年保持經濟增長的國家。

  作為一個與中國在經貿文化交往上有著如此“親密關系”的國家,為何會成為西方國家中首個通過此類“反外國干涉法”的國家?

  法案通過之后

  根據媒體披露的反外國干涉法內容,此次法案主要指向三個不同的層面:間諜和外國干涉法案,針對傳統意義上危害國家安全和商業機密的行為,不過范圍較以往有所擴大;外國影響透明度計劃,要求凡是代表外國政府和外國利益的組織、機構和個人必須公開其行為,并在公開注冊的名單上登記;以及禁止外國政治捐獻,防止國外勢力通過民主選舉干涉澳大利亞內政。

  該法案的前兩項已于6月28日在澳參議院獲得通過,后一項預計也將在今年通過,盡管具體實施的時間還不清楚,但是毫無疑問,這一法案將會對中澳關系帶來重大的影響。

  在常年研究中澳關系的北京外國語學院澳大利亞中心學者胡丹看來,此次立法更為深遠的影響是澳在安全立法方面率先拿出了成形的文本,隨著西方多國(美、英、德等)均迅速加入安全問題的討論和立法措施,澳此次的文本可能會為多國效仿,在當前的環境下加強國家間的防御和懷疑,從而使戰略緊張局勢加劇。

  另一方面,隨著法案的實施,一批華裔人士和涉及中國的組織將會成為直接的目標。

  “除了去年澳國內討論的極少數懷疑與中國政府有‘緊密關系’的中國商人和涉華機構,像孔子學院等,還有一個隱憂就是中國的國有企業。澳大利亞歷來有將中國的國有企業認定為與政府關系緊密的傾向,這次從‘外國主體’的定義來看,也是沖著國企去的?!焙ε炫刃侣務f。

  胡丹表示,已經有一些表示“擔憂”的機構來接觸她咨詢應對之策。

  對于該法案的通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稱,中方一貫堅持在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內政的原則基礎上同其他各國發展友好關系,尋求互利共贏。搞什么“干涉”或者“滲透”,從來不是中國style(風格)。希望有些人能夠早日摘下有色眼鏡,脫下“隔離服”,正確看待中國發展和世界發展。

  在這場關于“反對外國影響”的爭論中,120多萬生活在澳大利亞的華人被尷尬地置于“風暴”之中,然而在澳大利亞政界和新聞媒體上,人們很少聽到他們的聲音。

  “普通澳民眾并不理解這個復雜的新法案,但是(因為這一法案)他們認為澳華人社區一定有問題,同時,華人社區也不理解這個新法案,因為他們不知道政府說的這個外國干涉到底是指什么?”曾是澳綠黨候選議員,澳大利亞華人社區議會副主席的華裔律師劉仲權(Kingsley Liu)說道。

  更令劉仲權擔憂的是,盡管澳華裔人數不少,卻很少有華人出來發聲,向政府提出他們的顧慮。

  作為首位進入澳大利亞證券所工作的華人,劉仲權曾在澳金融、企業、法律界工作多年,對于澳歷史上對于華人的“歧視”他仍歷歷在目,小時候他就曾學習拳擊用來防衛那些欺負他的人。

  劉仲權的朋友,澳大利亞亞裔聯盟聯合創辦人周文愛(Erin Chew)非常理解這種擔憂,她認為此次的“反外國干涉法”或將加劇澳大利亞的反華潮,甚至有演變成對澳大利亞華裔種族歧視的危險。

  “很明顯反外國干涉法是針對中國的,這會讓人聯想到在澳華人,質疑他們的忠誠度,甚至演變為種族主義?!敝芪膼蹖ε炫刃侣務f道。

  周文愛認為,對于外國影響的討論的確很重要,“但是如果你要討論中國,也必須討論美國、歐洲,否則就不公平,會帶來種族主義?!敝芪膼壅f。

  然而不可否認的是,近年來大量中國人涌向澳大利亞,尤其是近3、4年來勢頭更是高漲,使得澳國內一部分民眾認為是中國買家推高了當地房價,進而產生了不滿情緒,這也導致了一些澳民族主義人士的反彈。

  澳政壇近年一些極端保守和反移民政黨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迅速冒起,其中的代表,一國黨(One Nation)創始人韓申(Pauline Hanson)在第一次當選議員的首次議會講話時就拋出了“澳大利亞要被亞洲移民吞掉”這樣煽動的言辭。

  去年7月,《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稱中國留學生威脅澳大利亞大學的開放性。此后,澳大利亞媒體對堪培拉大學中國留學生進行了采訪,稱中國學生盲目維護祖國,進而推論認為是受到了中國政府的“幫助”。

  “根據完整的采訪素材,我們發現這個報道對于采訪對象的原話進行了剪輯,歪曲了采訪對象的本意?!痹佑|過該事件當事人的胡丹回憶道。

  當事人事后起訴了該澳媒體,盡管后來在司法機構的調解下雙方達成了和解,但這一“不真實”的報道已經給澳讀者造成了先入為主的影響。

  胡丹坦承,中國留學生本身在表達上有語言方面的劣勢,加上性格又多害羞,不愿多爭辯,加之兩國部分媒體在報道上的斷章取義,導致澳國內部分人對中國人的“誤會”越來越大。

  中澳關系何以走到今天?

  2005年,專修國際法和國際貿易的胡丹選擇了澳大利亞作為自己的研究對象。2013年,胡丹前往澳大利亞西悉尼大學攻讀博士學位,五年來,胡丹不僅深度接觸了澳各階層民眾,更親歷了兩國關系的跌宕起伏。

  在文化傳統和價值觀念上,澳大利亞無疑是一個西方國家,但在地理上卻與亞洲國家相鄰,這一獨特的位置猶如一把雙刃劍,讓澳既成為連接東西方的紐帶與橋梁,也為澳對外政策的定位和取向增添了困惑和迷茫。

  “說起對澳大利亞的認識,你會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許多中國人一方面會認為中澳間經濟往來多,去那里讀書旅游不錯,但是一說到政治,會覺得(澳大利亞)就是美國的小兄弟?!焙ばΦ?。

  “其實澳大利亞自己也處于一種十分復雜矛盾的心態中,它在經濟上高度依賴中國市場,文化認同上覺得自己是英聯邦國家,但是在戰略上更認同美國,認為自己是一個中等強國,應該在大國間進行調和,以擴大自己的生存空間?!焙ふf。

  休·懷特則認為,中國不斷增長的實力引發了澳大利亞的擔憂,因為澳大利亞此前從未遇到過像中國這樣強大的亞洲國家。

  懷特曾為金·比茲利和鮑勃·霍克兩位澳大利亞前總理擔任顧問,也曾就職于澳大利亞國防部,擔任主管戰略與情報的高級官員。早在2012年,他就曾著書《中國抉擇》(The China Choice),探討中國的崛起對亞太地區地緣政治影響。

  “自1788年歐洲人定居大洋洲以來,澳大利亞一直受到西方主導力量的保護——首先是英國,然后是美國?,F在隨著在澳大利亞歷史上首次面對中國的崛起,亞洲最重要的國家將不再是西方大國和澳大利亞的盟友?!睉烟卣f。

  而隨著唐納德·特朗普2016年當選美國總統,澳大利亞的擔憂在過去18個月中急劇上升?!?017年,我們開始關注中國,因為我們對在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失去了信心?!睉烟卣f。

  根據胡丹的觀察,2015年是中澳關系的一個分界點,這一年就在中澳正式簽署自貿協定后6個月,曾任澳駐華大使的艾大偉(David Irvine)被政府調往澳大利亞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FIRB)任職,并于2017年4月升任為該委員會的主席。FIRB是澳政府負責對外國在澳投資審批的重要機構。

  此后,澳大利亞對中國資本的審查變得越來越嚴。2016年,FIRB叫停了中國國家電網收購澳最大能源電力公司Ausgrid的交易,理由是違反國家利益。此后又阻止了由中企牽頭的對澳大利亞最大畜牧業公司基德曼等多項收購交易。

  “其實從一開始,中國資本進入澳大利亞就遭遇到反對的聲音。近年來隨著中國資本的不斷增加,澳大利亞國內開始有聲音認為澳大利亞對中國經濟依賴已達到不健康程度,甚至認為威脅到了澳大利亞的 ‘國家安全’?!焙ふf。

  2017年7月,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宣布將對國家安全事務和情報部署進行改革,五個月后,澳大利亞內政事務綜合部門(Home Affairs Portfolio)正式成立,這個“超級部門”涵蓋現有的警察、情報、海關、移民等部門。同時,特恩布爾政府宣布將大范圍改革澳大利亞的間諜和外國干涉法律,以應對一系列的威脅。

  “自去年以來,澳國家安全部門在政策制定上的聲音越來越響,權力越來越大,而外貿部門的聲音則越來越小?!迸c澳外貿部門官員有過長期接觸的胡丹說道。

  曾經在澳政府工作過的懷特也對這一趨勢表示認同。

  從目前的局勢來看,隨著特恩布爾所構想的大內政部正在實現,安全議題力壓經濟議題的趨勢短期內恐不會改變,胡丹認為,這對中澳關系來說絕非好事。

  而對中國而言,澳大利亞國內一些政客和媒體越來越強硬的聲音對中澳間的正常經貿關系也已造成了不容忽視的影響。

  在中澳政治關系復雜化背景下,中國對澳大利亞投資去年開始縮減。據畢馬威會計事務所最新報告稱,中國2017年對澳投資同比減少了11%,是近幾年來的最大降幅。

  中國外交部曾多次在談及中澳關系時表示,一個健康穩定的中澳關系,符合兩國人民根本利益。希望澳方同中方相向而行,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基礎上,多做有利于增進雙方互信與合作的事,確保中澳關系沿著正確軌道向前發展。

  出路何在?

  目前看來,“中國威脅論”或將繼續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在澳大利亞國內政治中“盛行”,成為執政黨提高自己支持率的一個“武器”。

  從2010年開始,8年間澳政府已換了5任總理?!疤囟鞑紶栒吓_以來,政治地位就一直很不穩,危機感很大,而對中國威脅的渲染成為了攻擊對手政黨最好的武器?!焙ふf。

  去年以來,在野的工黨多名議員被曝出與有中國背景的商人關系密切,接受利益輸送,其中議員鄧森(Sam Dastyari)更是于去年12月被迫辭職。

  不過懷特認為,盡管澳政府宣稱中國方面對澳大利亞政治施加了“隱蔽”的影響,但事實上并未有任何明確的證據。

  “來自中國政府影響的風險被夸大了,特恩布爾政府相信,向中國顯示強硬,能幫助它贏得選民的支持。然而對于真正明白中國在經濟上對澳重要性的商界人士來說,當然會引發憂慮?!睉烟卣f。

  西悉尼大學的華人史專家邁克爾·威廉姆斯博士(Dr Michael Williams)也認為,一些政客和不誠實的媒體、知識分子們喜愛通過“嚇?!泵癖娍浯笾袊耐{,來吸引眼球提高自己的形象。

  “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澳大利亞人將逐漸接受中國作為世界大國的存在這一事實。與大多數問題一樣,中澳更好地理解彼此的立場并且愿意容忍某種程度的差異,將對改善雙方的關系大有幫助?!蓖匪拐f道。

  悉尼大學中國現代史高級講師戴維·布羅菲(David Brophy)則認為,有跡象表明,澳大利亞的安全機構和媒體打算繼續在“中國威脅論”上做文章?!皩σ恍┱渭襾碚f,使用‘中國問題’來獲取政治利益的誘惑太難以抗拒?!辈剂_菲說道。

  “中澳兩國都有人認為雙方之間的沖突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認為,中國人和澳大利亞人應該攜手抵制這樣的聲音,盡我們所能,讓我們國家的外交政策遠離軍國主義和民族主義,走向和平與合作?!辈剂_菲說。

  “中澳兩國增強彼此間的理解從未像今天這樣一般重要?!焙ふf道。


 
 
上一篇: 普吉幸存女孩:漂近20小時 嘗試帶遇難者遺體靠岸
下一篇: 強降雨來襲 北京發布暴雨藍色預警

聯系方式

電話:0755-84518961

郵箱:gdct803@163.com

地址:深圳市福田區福保街道文化創意園A座510A

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

Copyright ? 廣東創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粵ICP備17122145號

天天天天噜在线视频_天天碰天天摸左人人爽_老熟妇乱子伦系列视频